帐号:
  密码:
   
    
---- 鍔ㄦ劅鏂囧瓧 ----
标题:忆黄欢-余俊青
发布时间:2009-1-19 阅读:5704次  
 
忆黄欢
 
 
第一次听说黄欢病了,是在2007年的春节前,我一直都在想着要给他打个电话了,来澳这么多年,除了在各种不同的场合,与他不期而遇,基本上,就没能和他好好地说上话,正踌躇间,他却先打来了电话,声音是那样的充满活力,以至于我不知该如何切入。
 
谈话间,我只好婉转的问:“听说你近来身体有恙?”
他没正形地、笑哈哈地回答说:“没事儿,就是跟何秀丽那样做了个手术。”
 
听到他这满不在乎而又没边儿的玩笑,我心想,那肿瘤该是被全切除了吧,于是我用他的话,没好气地回说:“就是什么都‘木有’了?!”
 
话一出口,我自己都觉得好笑,他更是笑的在电话那端止不住声儿地说:“对、对、对、、、、、”
 
他是那样的精力充沛,我脑子里那隐隐的担忧,都被他一扫而空,那年的春节,我们悉尼的同学在他的组织和安排下,一起相聚在美丽的世纪公园、、、、、、
 
2007年的圣诞,我们悉尼的同学又有了一次聚会,这次,黄欢没来,那天,很多同学都鼓噪着说,一定要把他叫来,于是,好几个同学都在给他打电话,这“老大”怎么能缺席呢?
 
电话里,他很无奈,说是头天刚把脚给扭伤了,而且就是用来开车踩油门的那只脚。
 
那天,我们也就没能和他再聚、、、、、、
 
再看见黄欢,已是去年的九月底了,那会儿,我被告知他的病情恶化了,我内心难免震惊,他是那么一个精力旺盛的人,言语的幽默,永远出人意表、惹人爆笑,有什么能把他击倒?!
 
我是带着不置信的心情去的医院,走进静暗的病房,拉开床边的隔帘,我看见的是一张瘦削的脸,有好一会儿,我都没敢确定,他就是往日的黄欢,而他,也在思索地看着我,不知在记忆中搜寻着什么,抑或是猛然间没认出我是谁?可他的眼神儿却仍透着精气,身后的黄慧,先唤出了他的名字,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,就是:“你怎么来了?”
 
好家伙,语气还是那般的犀利,这哪像是在重病卧床的人,我相信他从来就没对他的病认输过,尽管那会儿,他已经不能正常进食了,人也比往常安静了许多,可谈话间,却仍不失霸道的风趣和幽默,他有变吗?他不还是那个黄欢?那个傲视群雄、桀骜不驯、霸气十足的黄欢?!
 
最后有他的消息,却已经是噩耗了!、、、、、、
 
、、、、、、
 
、、、、、、
 
他走了、、、、、、
 
他的灵魂不再被囚禁于他那最后不听使唤的躯体了、、、、、、
 
他追从永远的自由去了、、、、、、
 
他洒脱地撇下了他过去一班的挚友、良朋、哥们儿、死党、撇下了他过去一众的粉丝、发小、知己、红颜、、、、、、
 
留下的,是过去的一幕幕,就像电影回放:
 
他在刚入大学的文艺晚会上,摇着沙锤、、、、、、
他在年级晚会的篝火边跳着“嘿!苏珊娜”、、、、、、
他在田径赛场上竞跑、戴着国家二级运动员的称号、、、、、、
他在足球场上“厮杀”,为学校立下汗马功劳、、、、、、
他在教训学校里那自以为是的外国留学生,为此副校长在全校宣布了他的处分,却迎来了场下为他喝彩的、雷动的掌声、、、、、、
、、、、、、
 
他的一生是短暂的、他的一生是叛逆的、他的一生是浪漫的、他的一生更是特立独行、更是自由奔放的、、、、、、
 
 
他走了,告别了他精彩的人生、、、、、、
 
黄欢,你是天上哪一颗星宿下凡?匆匆来世一转,留下我们八一年级多少的遗憾,我们以后再也看不见你矫健的身影了,再也听不到你调侃的语音了,再也读不到你幽默的文笔了,再也接不上你风趣地对白了、、、、、
 
黄欢,你又是天外哪一个混世的精灵,用你那无拘无束的理念,带着你那探险好胜的个性,匆匆来此一转,游戏人生?这一别,却成了永恒,这一别,却成了地老天荒,这一别,却成了我们八一年级每位同学的痛、、、、、、
 
 
 
 
黄欢,无论你是去天堂、还是外太空、还是我们根本了解不到的空间,都希望你带上我们所有同学的祝福吧!
 
黄欢,一路走好!
 
 
余俊青
 
2009年1月18日
 
返回 | 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通信地址:广州市东风东路651号 E-mail地址:Cms64@21cn.com 电话与传真:(20)87343117, 87343115